Orbit

top-banner

Sweden: Legislation, Administration and Cooperation in the Field of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

篇名 Sweden: Legislation, Administration and Cooperation in the Field of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
作者 Birger Viklund
刊名 政大勞動學報
期數 199307(4)
出版單位 國立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
起訖頁 245-298
摘要

在北歐之斯堪地那維亞國家,事業單位內勞資雙方之經營協定與團體協約,於職業安全衛生上所扮演之角色,較諸政府之立法與檢查為重要。此項傳統早在一九三六年薩爾喬巴登基本協約,及一九四二年職業安全衛生組織協定之時即已建立。

此種職業安全衛生制度的基礎,乃是企業內由選舉產生之安全代表與安全委員會。勞資雙方更藉由紮實的教育,加強彼此間對職業安全衛生之問題意識,建立甚至工業化國家少見之安全衛生準備。但是,瑞典職業安全衛生制度成功的前提,尚應包括強大的勞工運動及充分的職務保障。

職場中主要之職業安全衛生活動,包括職業安全衛生服務機構、勞資雙方組織、及政府檢查機構,均提供了詳盡的職災與職病之統計研究資料。但過度依賴統計資料的結果,易使得安全代表與工會忽略勞動者實質的感受,勞動者亦容易忽略其參與改善工作環境努力的重要性。

儘管瑞典已對安全衛生工作付出極大的努力,但僅檢討不良工作環境,而非謀求在生產過程上之防治,仍應加強改進。長久以來,勞資合作改善安全衛生的傳統,使得檢查機構有了新的角色:即注重職場安衛組織功能的發揮,而非僅關注其技術層面。所謂的「系統檢查」的重點乃在於計畫階段而非監督與懲罰。筆者深覺安全衛生工作的成功,應著重當事人間的合作,而非單賴監督檢查。但對不合作之雇主仍應課以重罰,加重其成本負擔。

關鍵詞